Trouvaille.

【李偉聰x陈侠】吸烟与文化【上】

题目取自于徐志摩先生的散文
蜜汁觉得很适合这对
这对超好吃!
优先入股
年下叛逆少年x暴力良师
-------------------

"哐当!"

李伟聪愣了一下,未来得及闪避,身上已经被淋得溼透。头髮黏黏地粘在额头上,好不让人舒服。

他擦了擦鼻子上面结了痂的伤口,那裡的战绩来源于他昨天在后巷子裡的一场争斗,被水流过,滑熘熘的,依稀感觉有一丝痛楚,像是又流血了。他狠狠地将上面的痂用手指刮开,剥出一块小小的红色硬块。不忿地吃进嘴裡,他瞪着门口那个男人。

"边个咁样整蛊老师啊?"男人挂上一副和善的笑容,满意地看着满场被他的动作惊讶到的学生们。

李伟聪急忙低下头,抬手稍稍拨弄刘海,让自己的脸隐藏在细碎的阴影之下,好让他悄悄地透过微黄的晨曦再次仔细观察这位新来的阿sir。

记得第一天上课,他在耳边喊自己起身,先是轻声细语地喊,发觉了无用功后,乾脆扯开了嗓子。

自己则极为丢脸地如惊弓之鸟一样弹起,耳廓不经意地擦到对方温软的嘴脣,蓦然之间,只感觉整个人如同被火烧般,被碰触的位置红得发烫。审视老师的表情,却发现对方的关注点在自己已经起床兼且看上去精神奕奕上,丝毫没有关心方才无心的一个动作。

只见对方叉起了腰,笑得眯起了眼,弯成一条细细的线。陈sir轻轻地刮了刮他的鼻子,调侃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昨晚干甚麽了呢,今晚早点睡啊。"

他背转过身去,紧身的马甲西装拢住张扬的背肌,隐隐透出背嵴上的蝴蝶骨来。伟聪掩住眼帘窥视,陈sir的腰从后面看异常地细,被皮带勒出一个想入非非的弧度。老土一点来说,就是黄蜂腰曱甴肚。

他已经忍不住想要吹口哨了,待得对方弯下腰指骂时,那紧实的臀部被两条长筒牛仔裤包裹住,在他面前晃来晃去,引诱着他的视线。那纹身蜿蜒而上,攀附在他的手臂上,然后藏进他随意折起的袖子里。

操,他全身的线条他妈漂亮得就像是文艺復兴时期的凋像。

他转过头去,被窗边阳光烙过叶子的痕迹烫得发痛。有点嫉妒,又有点不可言说的兴奋。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