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ouvaille.

【馬虎】自剖

根据访问写的单箭头
这俩人轮流让我觉得他们对对方单箭头是怎么回事
之后应该会有马仔视角
Ooc注意!
-------------------

"我跟獎項沒甚麼緣分。"

"定欣吧。"

聽到他用力地帶著可愛的大舌頭,嘴上輕輕彈出我的名字,舌頭貼著牙齒後面,然後調皮地一彈,再咧起嘴來,嘴脣之間摩擦出最後一個音節。

悄悄地抬眼看去,在我微卷的髮絲之間,看到他不自覺地流露出衷心的笑容。那雙眼眸之中對我毫不猶豫的欣賞和信任幾乎要讓我沉溺其間,可是那其中又有幾分真假?也許是和我在一起的舒心,也許是單純的快樂,也可能是夾雜著對後輩關懷的愛護,更可能的是,我拒絕去相信,但那就該是純粹的,不帶一絲雜質的炒作宣傳。

在我意識到之時,我的嘴已經奪在我的腦子反應過來之前,上下一碰,磕磕碰碰的憋出一句礙腳的普通話,"我…我想跟你拿那個最佳熒幕情侶。" 我止不住自己去偷瞄他臉上的神色,剛好捕捉到他在嘴角掩去的僵化笑意。我在那一瞬間如墮冰窖,只可以保持著公式化的笑容,就如我嘴裡醞釀的普通話一樣礙眼又討厭。

果不其然,他急急忙忙地澄清,卻依然是那樣的風度翩翩,轉向我,看著我的眼睛,那兩汪清潭中就如他唱的那首歌曲,摻了蜜糖似的,盈著化不開的甜意,笑著解圍。

"最佳拍檔。" "對。"我點了一下頭。

他抿了一下嘴,在臉上擠出一個小小的梨渦,和我的梨渦一對,正合襯。

我已經得了兩屆視后,那沒甚麼,我跟他說過的。我想要突破,他就讓我當他舞台劇裡的伊人;我想要嘗試新領域,他就握住我的手,拉著我聽他低沉嗓音裡面壓出的一個個動聽音符,將我扯進一個用他的溫柔形成的漩渦裡面。那漩渦將我的腳踝緊緊纏住,然後將我不住地往無底深潭裡面扯。這漩渦將我纏住多一日,都讓我說不出地難過。但是我們依然天天都必須要在一起,焦不離孟,孟不離焦。

我自以為是他的陸小曼,是他的靈感妙思,豈知又是只傻乎乎的飛蛾,奮不顧身地溺死在他那涼涼的燭火裡面。那燭火一點都不燙,只有翅翼被燒了一個大洞我才猛然驚醒。引火自焚,最後只剩下我絕望的屍體,隨同著他的燭淚緩緩流下。

他不會為我寫翡冷翠的一夜,不會為我寫印度洋上的秋思,更不會為我寫愛眉小札。

我知道。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