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ouvaille.

【超晨】莫逆(娱乐圈/半现实向/长/联文)【6】

Chapter 6.
说来惭愧,他和李晨无论是性格还是三观都极其相似,不然也不会从最初相处时就对彼此有惺惺相惜之意了。然而为数不多的一小点偏差,却促成了相隔甚远的道路。
他偏激,固执,沉不住气,心里怎么想的全都一笔一划地写在脸上,看不惯谁了还生怕对方不知道,得罪不少大腕儿也是有迹可循的。
而李晨内敛,温润,虽也不苟同于浮华虚假,但却懂得明哲保身,在风口浪尖上保持最谦恭的姿态逆流前进,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却也依旧保留着一颗善良的心,和一双但凡朋友有难便随时伸出援助的手。
从上次勇夺最佳男配角起,整整一年的时间,邓超接的片子便泥沙俱下,有广告找上门来也不拒,光图个风头,过于急功近利导致他往往没能潜入到角色本身。粉丝眼中,那叫帅;但他知道在内行人眼中,那叫虚浮,那叫“看看这些年轻人啊”。
这是回家路上邓超反思出的结果。
这还是当初的那个自己了么?邓超质问自己。
他记得许多年前的那个晚上,李晨学满毕业,跟一帮同届的人跑出去胡吃海喝了一顿后去找他,正好撞见他也从宿舍里往外走。
他一看到李晨,忽然心脏一痛,哇的一声就呕出来了,白的黄的溅了李晨一身。李晨慌忙跟同行的人告别,抱住他,想把他先弄回宿舍再说。可心情糟糕又闷了几瓶酒的他一反常态,任由李晨怎么劝,他也不愿返回半步。
后来直到李晨提出陪他回家,他才妥协,还醉意熏熏地冲着李晨比了个大概比哭脸还难看的笑脸。
他最终还是被李晨拖回家了。他被李晨抱进浴缸里,后脑勺枕着李晨的手心,身上滑过李晨温暖的另一只手,带着沐浴露的香味。
他其实根本没醉,出了寝室不说,起码在他的寝室里就属他最能喝。三两瓶酒就能把自己灌倒,那不免太小瞧这间寝室。
况且他也根本不想就这么醉了。
前后折腾了半天,等李晨自己也冲了个澡出来时,天都快泛出鱼肚白了。他借着李晨转身的功夫,偷偷窥探一眼,然后佯装醉酒,飞快地缠上李晨的身体。
再一偷看,李晨只是身体一缩,却并没有推开,反而心疼地去揉按他的太阳穴。他索性继续装下去,就当是给自己再增添一段回忆也好。
“晨儿,我不想你走……大学多好啊……一起在学生会多好啊……你说过,说过要罩我呢……你不要我了……你走了谁来罩着我啊……”他抱紧李晨哭嚷。醉酒是由,语无伦次和眼角的湿润却都不是装出来的。
李晨哄他:“傻瓜,谁说不要你了?等我一空下来,肯定第一时间就来看你。你好好读完最后一年,等你出来了,你晨哥继续罩着你,嗯?”
“晨儿……晨儿……”他抱得更紧了,连他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醉了。
“超儿,听话,永远也不要忘了你的初衷。你好好的,我也会好好的,到时候我们一起拿个双影帝,多好?”李晨温柔抚过他的脊背,一遍遍地安抚他。
“好,一言为定……”他当时回答得是那么郑重。
他迎上李晨的目光,突然不动了。
“晨儿,最……最后一次……最后一次好不好?”他爬到李晨腿上,带着卑微的乞求,微微抬头的地方直抵李晨的胯部,短暂的停顿后便是铺天盖地的暴风雨。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至今还历历在目。两根同样硬挺的物事被紧紧地拢在一起,彼此长腿相夹,欲'火被活生生地逼到了身体某处,然后迅猛地喷涌而出。
他大概是真的醉了。
他想哭,却哭不出来,只能靠两人接触的热度来纾解极度苦涩的情绪。他揽上李晨的肩膀,往死里掐,掐还不够,就上嘴啃。又怕疼着李晨了,便毫不留情地咬住自己的嘴皮。
铁锈味儿从嘴皮里泛出,然而身体的痛却远不如心中那般痛彻心扉。也许从一开始他们的行为就是错误的,他笑嘻嘻地打着“兄弟互助”的名号诱引李晨,心中却始终怀揣着满足一己私欲的龌蹉心思。
但李晨就这么上钩了,并且悲哀地没有起半分疑心,而更加悲哀的是李晨亦深陷其中。可如今,李晨要毕业了。毕业了,他便再也找不出托辞留住李晨。他脸皮再厚,也厚不到那种程度。
更何况,李晨从来没有给过他任何承诺。这种隐晦的关系能维持至今,全凭“兄弟”的情谊,与那一丝难以捉摸的默契。
邓超深情地忘了一眼李晨,大声呜咽一声,右手带着李晨的手将两人推上了高潮。
而八年后的现在呢?那个信誓旦旦的回答还有几分真?
他曾经可是答应过李晨,永远不要忘了初衷啊……

评论

热度(7)

  1. 辰星Trouvaill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