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ouvaille.

【超晨】莫逆(娱乐圈/半现实向/长/联文)【3】

Chapter 3.
“有事找我?”站在靠近后门的窗边,邓超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给自己点上一根烟。
已是午夜,熙攘的人群汇聚成溪流,步出礼堂后又各自散去,恭维的话语直到红毯尽头仍时有所闻。难得的,在这后门一角,留给两人一份单独的清净。
上一次两人单独相处是多久了?太远了,都快记不清了。
“嗯,是有事找你,”李晨走到邓超身旁,撑着窗台,目光停留在窗外,没去看他,“曹老回国了,打算去看看。一起吗?”
“行啊,一起。”邓超顺着李晨的目光看去,除了衣着光鲜的名流与早已静候在远处的豪车,并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东西。
曹老,说起这个人还得追溯到他俩的大学时代。那时还很兴“拜师”这个做法,有别于寻常认师,拜师的前提条件是弟子须得老师厚爱。心仪之辈,钦点之人,方可拜师。一个老师可有众多弟子,而拥有拜师资格的弟子往往只有区区数人。
他和李晨,正是属于这区区数人。
前些年,曹老的儿子出国定居,曹老也就跟着过去了。如今曹老好不容易回一次国,做徒弟的,自然应去看望一下。
“我打算明天就去,反正都到这儿了。我记得你最近接拍的作品也不多,应该不会太忙吧,能去吗?”李晨抽回目光,望向邓超。
“当然。”邓超抖了抖烟,没想去拿什么借口搪塞过去。
他用力吸了一口,像是想起什么,犹豫了一下,转而又开口道:“那你今晚住哪?要不……就住我这吧?”
“如果你方便的话。”李晨摊摊手,笑得无奈。
“那……就住这儿吧,”邓超心情其实很复杂,但是人都到这了,要是不尽点地主之仪又挺过意不去的,“明天咱们还可以一路去,也好。”
“麻烦你了,超儿。”李晨真诚地说。
“嘿呦,瞧你说的!多铺一床被子的事儿,哪有那么麻烦?”邓超忽然心情变好了许多,也许只是因为李晨的一个眼神。
李晨没再说话,也不着急,等着他把烟抽到只剩一小截烟头。其间李晨播了两通电话,一通打给了刘陆,一通打给了他的司机。
邓超扔掉烟头,朝李晨勾了勾手指:“走吧。”
外面刚下过雨,道路上攒起一洼洼水坑。好在雨停了,倒也并没有多碍事。
两个人并肩踩在雨地上,不时变换路线,避过那些深浅不一的水坑。有一瞬间,邓超甚至感觉自己回到了大学。他和李晨顶着大雨在校园里狂奔,穿过操场,回到那个沾满了彼此气息的家里。然后碰的一声关上门,度过一个没有多长却可以回味一周的周末。
“在那!”李晨先一步找到了停靠着的保姆车。这里的地下停车场因故维修,车都是暂时泊在地上停车场的。
“你还记得?”邓超招呼他上车,有些疑惑。
李晨跟着钻进车里,话里带着小孩邀功的意味:“上次举办慈善晚会时,你就是从这辆车上下来的。”
邓超转过头,也是一笑。今晚的心情,真的不是一般地好。
他突然问道:“如果我没答应呢?”
李晨哈哈大笑,忍不住开起了玩笑:“啧啧,那我大概会无家可归了吧?原本今晚就搭飞机赶回剧组的,不过接到校友电话,曹老回国了,呆不了几天就要走,加上刚刚雨大得怕是连飞机起飞都得延迟,这才临时改了计划。你知道的,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啊……况且,我的面子都还不够讨一晚上借宿吗?”
邓超自然了然。这里是上海,颁奖典礼的地方、大学的地方,也是曹老住的地方、自己住的地方,更是一切情感生根发芽的地方。
“少跟我瞎贫,就该扔下你不管的。‘震惊,李大影帝无家可归’,你发出去,保准能上头条!”邓超朝玻璃上反射出的笑脸吐了吐舌头,忍不住去反复咀嚼他最后说的那句话。
李晨翻着手机,哼一声,懒得理会。
“喂,超儿。”车行到红路灯前停下,李晨顺势一扑,熄了手机屏幕上的光。
“嗯?”邓超弯下腰把他身旁的杂物挪开,免得他下次撞到。
他盯着邓超的口袋:“以后还是少抽点烟吧,对身体不好。”
“我尽量。”邓超起身应道,有些心不在焉。
呵,戒烟,哪是那么容易的事儿。邓超自嘲地想。
总会有那么些心事儿,堵在心里,无人可诉,无人可会。于是点上一根烟,好像那些心事儿就能统统随这烟灰而去,飘散在无人知晓的地方。可是这些心事儿,终究还是飘不散的。那些不能与外人道的苦楚,折磨的终究是自己一个人。

评论

热度(8)

  1. 菜啾啾Trouvaill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