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ouvaille.

我好懶 完全不想更文 国庆节…第二天又要考试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李偉聰x陈侠】吸烟与文化【中】

这对超带感!
年下什么的我喜
但是家访车 还是等我台湾回来后吧
目标日蛋 非常简单
擦边球也被屏蔽了…
雷雷雷+ooc!!!!! 非常老套!!!!!
一切ok的话走你!

https://shimo.im/docs/fxsZMVz6ndsWzPQa

【李偉聰x陈侠】吸烟与文化【上】

题目取自于徐志摩先生的散文
蜜汁觉得很适合这对
这对超好吃!
优先入股
年下叛逆少年x暴力良师
-------------------

"哐当!"

李伟聪愣了一下,未来得及闪避,身上已经被淋得溼透。头髮黏黏地粘在额头上,好不让人舒服。

他擦了擦鼻子上面结了痂的伤口,那裡的战绩来源于他昨天在后巷子裡的一场争斗,被水流过,滑熘熘的,依稀感觉有一丝痛楚,像是又流血了。他狠狠地将上面的痂用手指刮开,剥出一块小小的红色硬块。不忿地吃进嘴裡,他瞪着门口那个男人。

"边个咁样整蛊老师啊?"男人挂上一副和善的笑容,满意地看着满场被他的动作惊讶到的学生们。

李伟聪急忙低下头,抬手稍稍拨弄刘海,让自己的脸隐藏在细碎的阴影之下,好让他悄悄地透过微黄的晨曦再次仔细观察这位新来的阿sir。

记得第一天上课,他在耳边喊自己起身,先是轻声细语地喊,发觉了无用功后,乾脆扯开了嗓子。

自己则极为丢脸地如惊弓之鸟一样弹起,耳廓不经意地擦到对方温软的嘴脣,蓦然之间,只感觉整个人如同被火烧般,被碰触的位置红得发烫。审视老师的表情,却发现对方的关注点在自己已经起床兼且看上去精神奕奕上,丝毫没有关心方才无心的一个动作。

只见对方叉起了腰,笑得眯起了眼,弯成一条细细的线。陈sir轻轻地刮了刮他的鼻子,调侃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昨晚干甚麽了呢,今晚早点睡啊。"

他背转过身去,紧身的马甲西装拢住张扬的背肌,隐隐透出背嵴上的蝴蝶骨来。伟聪掩住眼帘窥视,陈sir的腰从后面看异常地细,被皮带勒出一个想入非非的弧度。老土一点来说,就是黄蜂腰曱甴肚。

他已经忍不住想要吹口哨了,待得对方弯下腰指骂时,那紧实的臀部被两条长筒牛仔裤包裹住,在他面前晃来晃去,引诱着他的视线。那纹身蜿蜒而上,攀附在他的手臂上,然后藏进他随意折起的袖子里。

操,他全身的线条他妈漂亮得就像是文艺復兴时期的凋像。

他转过头去,被窗边阳光烙过叶子的痕迹烫得发痛。有点嫉妒,又有点不可言说的兴奋。

【馬虎】自剖

根据访问写的单箭头
这俩人轮流让我觉得他们对对方单箭头是怎么回事
之后应该会有马仔视角
Ooc注意!
-------------------

"我跟獎項沒甚麼緣分。"

"定欣吧。"

聽到他用力地帶著可愛的大舌頭,嘴上輕輕彈出我的名字,舌頭貼著牙齒後面,然後調皮地一彈,再咧起嘴來,嘴脣之間摩擦出最後一個音節。

悄悄地抬眼看去,在我微卷的髮絲之間,看到他不自覺地流露出衷心的笑容。那雙眼眸之中對我毫不猶豫的欣賞和信任幾乎要讓我沉溺其間,可是那其中又有幾分真假?也許是和我在一起的舒心,也許是單純的快樂,也可能是夾雜著對後輩關懷的愛護,更可能的是,我拒絕去相信,但那就該是純粹的,不帶一絲雜質的炒作宣傳。

在我意識到之時,我的嘴已經奪在我的腦子反應過來之前,上下一碰,磕磕碰碰的憋出一句礙腳的普通話,"我…我想跟你拿那個最佳熒幕情侶。" 我止不住自己去偷瞄他臉上的神色,剛好捕捉到他在嘴角掩去的僵化笑意。我在那一瞬間如墮冰窖,只可以保持著公式化的笑容,就如我嘴裡醞釀的普通話一樣礙眼又討厭。

果不其然,他急急忙忙地澄清,卻依然是那樣的風度翩翩,轉向我,看著我的眼睛,那兩汪清潭中就如他唱的那首歌曲,摻了蜜糖似的,盈著化不開的甜意,笑著解圍。

"最佳拍檔。" "對。"我點了一下頭。

他抿了一下嘴,在臉上擠出一個小小的梨渦,和我的梨渦一對,正合襯。

我已經得了兩屆視后,那沒甚麼,我跟他說過的。我想要突破,他就讓我當他舞台劇裡的伊人;我想要嘗試新領域,他就握住我的手,拉著我聽他低沉嗓音裡面壓出的一個個動聽音符,將我扯進一個用他的溫柔形成的漩渦裡面。那漩渦將我的腳踝緊緊纏住,然後將我不住地往無底深潭裡面扯。這漩渦將我纏住多一日,都讓我說不出地難過。但是我們依然天天都必須要在一起,焦不離孟,孟不離焦。

我自以為是他的陸小曼,是他的靈感妙思,豈知又是只傻乎乎的飛蛾,奮不顧身地溺死在他那涼涼的燭火裡面。那燭火一點都不燙,只有翅翼被燒了一個大洞我才猛然驚醒。引火自焚,最後只剩下我絕望的屍體,隨同著他的燭淚緩緩流下。

他不會為我寫翡冷翠的一夜,不會為我寫印度洋上的秋思,更不會為我寫愛眉小札。

我知道。

【双豹金黑】举手之劳 pwp 3p慎!疯狂ooc

双豹使人肾亏。我只想让他们上床。

简介:黑猫白猫谁是N'jadaka的小花猫【不
总而言之,T'challa被他的好妹妹又耍了一遭

看见很多写k哥精分的文 我来写个陛下精分

雷点 :年龄操作注意 为分辨清楚
Black panther(35岁)
T'challa (27岁)
Erik (31岁)
N'jadaka(23岁)

陛下过分浪注意!

隐晦69注意!

3p注意!

文笔是什么根本没有注意!

没事的话,走你

https://shimo.im/docs/IdK78v8DO0QQJtcP

来评论跟我聊聊天啊

【双豹金黑】午后的数学课【pwp】

首次开车 非常短小地撞车了呜
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哈哈小学生文笔 别笑我

校园au 坏坏的erik x 乖学生t'challa!
就是一个无聊 不好吃的午后故事

走你
https://shimo.im/docs/5eDBUCV41uIV7nZr

越想越sad

猪油仔说"洛哥,你没有什么别的东西要吩咐了吗?"我感觉他的眼里是有期盼的,我觉得他想洛哥带他一起去加拿大,然而雷洛没有鸟他…

猪油仔是有点落寞的。

我感觉雷洛那种人太注重朋友给他的好处了
虽然说阿豪在九龙城寨为救他一命跛了一条腿 但是猪油仔也功不可没啊
他却把一半天下都分了阿豪

猪油仔关爱协会表示心塞。

【超晨】莫逆(娱乐圈/半现实向/长/联文)【7】

Chapter 7.
邓超第一次遇见李晨是在大一。不是邓超自恋,但那时的他的确没有现在长得那么赏眼,属于扔在人群中一眼找不到的那类。能考进家门口的这所演艺学院,拼的全是演技。
之后倒是越长越俊,其中有一半是李晨的功劳,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初秋的日子,天高云淡,凉风吹在身上颇是怡然。邓超斜挎一个装有下午课本的布包,哼着曲儿三步一跳地爬上食堂。因为来得早,食堂里不过稀稀散散数人。
如果没有那个惹事的人,他大概没有那么快就记住李晨。
就在跟邓超隔了三个窗口的地方,一个身材高挑的男子脚底一滑,正巧撞上了身后那个壮硕的人。幸好反应及时,餐盘在最后时刻被前者甩到了侧边,使得盘里的汤汤水水并没有沾到后者衣服上。
但也仅是如此。高挑的男子身体还保持前倾的姿势,不出意外地撞到了后面那人身上。只听闻一声闷响,两人双双倒地。
“对不起!对不起!你还好么?”男子慌忙起身,面露愧疚,试图把被自己不小心撞到的人扶起来。
这个人的声音很好听,温柔的低声炮,让邓超不禁饶有兴趣地望过去。
那边又说了什么,邓超也听不清楚,只看到两人仍在胶着着,被撞倒的人已经起身,却还没有放男子离开的意思。正当邓超兴致缺缺地转身点餐时,更加强烈的一身闷响传来。邓超一回头,高挑的男子已经躺在了地上,痛苦不堪地颤抖着。
“学长!”邓超浑身一震,也顾不得多想,一个扑身来到了男子身边。他并不认得那人,但见到有人受欺负了他就不能见死不救。男子面生,姑且就称他学长好了。
邓超蹲下来,仔细查看男子的伤势,他觉得以前学的那点皮毛大概还是会有点作用。他摸向男子的脑袋,并没摸到想象中的血,倒是那靠近后闻到的淡淡清香让他很是诧异。
男子被抱得有些脸红,嘴唇微微蠕动:“我没事,谢谢你了。”
邓超不放心地问他:“真没事?我还是背你去趟校医室吧?”
“真没事。就刚刚用手撑地把手伤着了,我自己能去,”男子扯出一丝笑容,一边撑着邓超缓缓站起来,“好歹去了那么多次健身房,哪有那么容易摔坏!”
“那就好!”邓超吁了口气。
他回头望去,那个动手的家伙早已没影了。
“别担心,我会请人把这段监控录像调出来的。总不能委屈了自己,是吧?”感受到邓超情绪的转变,男子笑着拍拍他,示意无妨。
“那个,还不知学长……”邓超犹豫了一下,问到一半便被打断了。
他也说不清为什么,反正就是扶那人起来的一瞬间让他明显感到心悸。
男子大大方方地朝他伸出左手:“我叫李晨,晨光的晨,今年大二了。”
邓超讪讪一笑:“邓超!今年大一……初来乍到,还请多多关照!”
李晨点了点头,正想重新打盘饭,被邓超一个健步阻止了。他不解地问道:“怎么了?”
“我陪你去医务室。你手不方便,中午先用我的,”说着,邓超又加打一道肉菜,把盛得满当当的饭盒举起来摇了摇,“我明天中午还会来这的,你要是想还给我,可以明天给我。”
李晨先是一愣,却也没有拒绝这份好意,随即上前狠狠地拥抱了邓超一下:“小学弟很周到嘛!哥记住了!以后你晨哥罩着你!”
邓超推开他,无奈地指了指他的右手:“学长,你还是……先去管管你的手吧?”
李晨不好意思地点点头,默认了邓超的指示。
到了医务室,邓超才有机会好好端详这人一番。李晨五官俊朗,初部成型的肌肉从淡蓝色的针织衫里隐隐露出,健气无比。然而眉目间还透着点孩子气,不刻意摆弄便呈递出的柔和线条更是让人见了就很有想要亲近的冲动。
此时,这个人正安安静静地坐在椅子上,不时对他勾起的笑容清纯而美好。眼见右手上的布缠起了一圈又一圈,李晨站起身,付费道谢后喊出了他的名字。
“邓超,我们走吧。”李晨环住他的脖子说。
看得出,李晨也是个性格外向的人,待人也蛮实诚,判断出这点的时候邓超兴奋了一下,大概是为有幸能结交这样一个朋友而兴奋。
午后阳光慵懒,免不了困意绵绵。两个人说说笑笑地穿过林荫道,间或试探作问,半个校园走下来竟觉相见恨晚,又恨当下无空再深入交流下去。
“回去吧!现在还不算晚,食堂那饭菜肯定还够,去再打一份总比啃泡面强。嗯,邓超……今天,真的谢谢你了。”宿舍楼下,李晨左手捧住饭盒,朝邓超温言道。
“不麻烦的。学长,明天见!”邓超挥挥手。
“明天见,一定!”李晨喊道,转身走上了宿舍的楼梯。
这天夜晚是邓超来到大学后第一个辗转反侧的夜晚,因为李晨,这个在食堂偶遇的学长。
初来大学,新人们个个都格外谨慎,小心翼翼地学着编织起人脉的大网,渴望有一天这个一手经营的东西能助自己闻名全国。而李晨与他萍水相逢,志好相投,从无关名利的位点切入了他的生活。光是那人平缓温润的嗓音,便足以安抚他的内心。
莫名地,邓超就是信得过李晨。
那一句明天见,轻易勾起了他对再次见面的期待。

【超晨】莫逆(娱乐圈/半现实向/长/联文)【6】

Chapter 6.
说来惭愧,他和李晨无论是性格还是三观都极其相似,不然也不会从最初相处时就对彼此有惺惺相惜之意了。然而为数不多的一小点偏差,却促成了相隔甚远的道路。
他偏激,固执,沉不住气,心里怎么想的全都一笔一划地写在脸上,看不惯谁了还生怕对方不知道,得罪不少大腕儿也是有迹可循的。
而李晨内敛,温润,虽也不苟同于浮华虚假,但却懂得明哲保身,在风口浪尖上保持最谦恭的姿态逆流前进,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却也依旧保留着一颗善良的心,和一双但凡朋友有难便随时伸出援助的手。
从上次勇夺最佳男配角起,整整一年的时间,邓超接的片子便泥沙俱下,有广告找上门来也不拒,光图个风头,过于急功近利导致他往往没能潜入到角色本身。粉丝眼中,那叫帅;但他知道在内行人眼中,那叫虚浮,那叫“看看这些年轻人啊”。
这是回家路上邓超反思出的结果。
这还是当初的那个自己了么?邓超质问自己。
他记得许多年前的那个晚上,李晨学满毕业,跟一帮同届的人跑出去胡吃海喝了一顿后去找他,正好撞见他也从宿舍里往外走。
他一看到李晨,忽然心脏一痛,哇的一声就呕出来了,白的黄的溅了李晨一身。李晨慌忙跟同行的人告别,抱住他,想把他先弄回宿舍再说。可心情糟糕又闷了几瓶酒的他一反常态,任由李晨怎么劝,他也不愿返回半步。
后来直到李晨提出陪他回家,他才妥协,还醉意熏熏地冲着李晨比了个大概比哭脸还难看的笑脸。
他最终还是被李晨拖回家了。他被李晨抱进浴缸里,后脑勺枕着李晨的手心,身上滑过李晨温暖的另一只手,带着沐浴露的香味。
他其实根本没醉,出了寝室不说,起码在他的寝室里就属他最能喝。三两瓶酒就能把自己灌倒,那不免太小瞧这间寝室。
况且他也根本不想就这么醉了。
前后折腾了半天,等李晨自己也冲了个澡出来时,天都快泛出鱼肚白了。他借着李晨转身的功夫,偷偷窥探一眼,然后佯装醉酒,飞快地缠上李晨的身体。
再一偷看,李晨只是身体一缩,却并没有推开,反而心疼地去揉按他的太阳穴。他索性继续装下去,就当是给自己再增添一段回忆也好。
“晨儿,我不想你走……大学多好啊……一起在学生会多好啊……你说过,说过要罩我呢……你不要我了……你走了谁来罩着我啊……”他抱紧李晨哭嚷。醉酒是由,语无伦次和眼角的湿润却都不是装出来的。
李晨哄他:“傻瓜,谁说不要你了?等我一空下来,肯定第一时间就来看你。你好好读完最后一年,等你出来了,你晨哥继续罩着你,嗯?”
“晨儿……晨儿……”他抱得更紧了,连他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醉了。
“超儿,听话,永远也不要忘了你的初衷。你好好的,我也会好好的,到时候我们一起拿个双影帝,多好?”李晨温柔抚过他的脊背,一遍遍地安抚他。
“好,一言为定……”他当时回答得是那么郑重。
他迎上李晨的目光,突然不动了。
“晨儿,最……最后一次……最后一次好不好?”他爬到李晨腿上,带着卑微的乞求,微微抬头的地方直抵李晨的胯部,短暂的停顿后便是铺天盖地的暴风雨。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至今还历历在目。两根同样硬挺的物事被紧紧地拢在一起,彼此长腿相夹,欲'火被活生生地逼到了身体某处,然后迅猛地喷涌而出。
他大概是真的醉了。
他想哭,却哭不出来,只能靠两人接触的热度来纾解极度苦涩的情绪。他揽上李晨的肩膀,往死里掐,掐还不够,就上嘴啃。又怕疼着李晨了,便毫不留情地咬住自己的嘴皮。
铁锈味儿从嘴皮里泛出,然而身体的痛却远不如心中那般痛彻心扉。也许从一开始他们的行为就是错误的,他笑嘻嘻地打着“兄弟互助”的名号诱引李晨,心中却始终怀揣着满足一己私欲的龌蹉心思。
但李晨就这么上钩了,并且悲哀地没有起半分疑心,而更加悲哀的是李晨亦深陷其中。可如今,李晨要毕业了。毕业了,他便再也找不出托辞留住李晨。他脸皮再厚,也厚不到那种程度。
更何况,李晨从来没有给过他任何承诺。这种隐晦的关系能维持至今,全凭“兄弟”的情谊,与那一丝难以捉摸的默契。
邓超深情地忘了一眼李晨,大声呜咽一声,右手带着李晨的手将两人推上了高潮。
而八年后的现在呢?那个信誓旦旦的回答还有几分真?
他曾经可是答应过李晨,永远不要忘了初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