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容。

【超晨】莫逆(娱乐圈/半现实向/长/联文)【2】

Chapter 2.
邓超毫不掩饰自己的目光落在李晨线条优美的背脊上,他低垂着眼帘,打算等待李晨身边那一群人散开些再走上去。
在他的眼中,那些人都太过油腻了——身上粘着阿堵物的铜臭味,满脸堆着假笑,谄媚奉承着这位刚出炉的影帝。而他们肚子里装着的黑水,不是要求李晨参与自己的电影,便是让他和自己旗下的艺人搞搞绯闻,有甚者还希望将他收归旗下。
不乏有半百的老头,带着色迷迷的眼神,扫视着李晨散开的胸口处半遮掩着的精致锁骨,就像下一秒便要将这位年轻的演员拆吞入腹。
邓超半眯着眼,眼睛被大厅中央金碧辉煌的水晶灯刺得生痛,视野变得开始有些许不明不白的模糊。这里就像隔着水烟的袅袅烟雾,是一片在热闹杯底下的糜烂生活。
很好,他喜欢这样的模糊。
他心尖上的那个人正在他们之间周旋,仿佛对这些各怀鬼胎的人没有丝毫察觉。那人有如在这个庆功宴上的一道靓丽米色风景,眉梢眼角都带着神采飞扬,长袖舞与人与人之间。
邓超皱了皱眉,李晨跟那帮老狐狸多待一刻都是对他的一种折磨。他快步走上前,一手揽住李晨的腰,将那人扯近自己,紧攥着的手指在米色西装下留下一道道折痕。
"李晨,"他在那人耳边耳语,"我真为你高兴。"
刚才用眼神扫视李晨、满脸油光的商贾悻悻然换下了自己的目光,又立马换上另一副模样:"哎呀,小邓啊这次也不错啊,好歹入围了。"
邓超看着对方那个样子不禁失笑,恨不得当下就撕下那层虚伪的面具:"李晨值得这个奖。"
李晨感激地瞟了一眼邓超,不知是在感激他帮自己解围还是别的什么。
邓超有点心虚,还好李晨不知道自己的心思。
他好歹是演员,迅速拨开了思绪,微笑举着杯子扬了扬手,眼里深处藏住了情愫:"怎么,不敬我一杯?"
李晨不说话,仰头一干而尽。
"我正要去找你。"李晨的脸上飘上了红云,想必是到了酒量的极限。虽然说进了娱乐圈后酒量进步了不少,亦是有限。
邓超想起了以前提了一打啤酒到那人寝室打算和那人一醉方休,怎知道那人死撑着喝完第一罐便趴在桌子上,任他掀眼皮子都起不来了,凑近了还听到轻微的呓语。
最后,还是他把那人抬回了床上,还好那人只是下铺。同寝的人都还未归来,他就跪在床前,欣赏着床上人的容颜。
李晨酒量少,但酒品却出奇地好。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脊背微弓,整个人呈婴儿状。那样安详而又带着稚气的睡姿,拨得邓超阵阵心颤。
天热,宿舍里的风扇又破烂不堪,整个屋子里都是嘎吱嘎吱的转动声。邓超怕吵到李晨,便关了风扇,拿扇子给他扇。直到脸上的酒晕渐渐消退,有了平稳的呼吸声,他才又把风扇打开,轻轻掩上了他的宿舍门。
不禁莞尔。
李晨看到他低头笑着,奇道:"你笑什么?"
邓超笑得肩膀都在耸动:"你还记得,哈哈哈……那时,你和我,哈哈,一起喝酒吗?"
他眼睁睁地看着李晨的脸由疑惑变为回忆再变为羞赧,在一刻钟之中瞬息万变,肩膀耸动得更厉害了。
李晨恨恨地打了一下邓超的肩膀。"你以前就最喜欢灌我,"他恶狠狠地拧了一下那里的肉,"你现在再灌我!你试试看!"
那时候,他们还是十八年华。
那时候,他们还是被护在象牙塔里愣头青,没有那么多的浑水,没有那么多的顾忌。

【超晨】莫逆(娱乐圈/半现实向/长/联文)【1】

Chapter 1.
颁奖典礼还在继续,一个又一个俊男靓女走上领奖台,面对镜头与话筒,鞠躬,道谢,微笑。他们穿戴高雅,举止端庄,享受台下早就为其准备好的鲜花与掌声。
邓超静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时不时端起酒杯,小啜一口。直到台上的人陆续退下,他站起身,把酒杯放回。
“超哥,这就走了?”朋友问他。
“啊,还没,我去趟洗手间,”他摆摆手,脸上挂上他惯有的笑容,“你们先玩哈!”
大堂里再一次响起了喝彩声。对于一个踏入演艺圈已有七年的人来说,应对类似场合自然是收放自如。该附和的时候附和,该敬酒的时候敬酒,演艺圈的潜规则也不过云云。
只是今天,他有些失态。不为别的,就为刚才那人上台时,几乎是瞬息即逝的一瞟。
邓超最终还是成功地将自己搬到了洗手间。打开水龙头的动作有些慌乱,捧起水就往脸上拍去。水珠子沿着刘海一路挂到了脖颈,却像是覆上了炭火般顷刻蒸干,脸上的红晕仍未见消退。
他拽下出门前专门烫过的领带,对着镜子粗喘,几厘米外的镜面上覆起一层雾水。
“为什么……”镜子里的人眼睑微合,喃喃地道着。不甘么?羡慕么?大概都有吧。
就在一刻钟前,那人的名字被主持人念出,姓李单字晨。说起来,那人还是他的学长。同样是一个演艺学院毕业,相隔一届,为何如今的事业却是已是天壤之别了呢?
明知这是一道未解的题。
邓超无奈笑笑,放弃思考,反正他也思考不出答案。重新抬头,才发现镜面上折射出的金光。
那是一个通体镀金的钥匙。就放在临位的洗手盆上,不过一尺高度,却好像能吸尽整个洗漱间的光彩。
这不是……
“你打算就在这躲一辈子吗?”
邓超一惊,正对上李晨的目光。那人关上水龙头,擦净手,又扯了张纸巾递给他。
“光失落是没用的。与其在这问天问地,倒不如,”李晨笑了笑,凑近一步,空出的手拍向他的肩膀,“好好搏一把啊。”
没待邓超回过神,李晨已转身离去。米色西装连同之前放在洗手盆上的金钥匙,一同消失在门外。刚才的一幕,仿佛只是他臆想出来的一道幻象。
邓超用他递来的纸巾胡乱抹了一把脸,回到座位上时,脑子里还是回荡着那句话。
李晨,李晨,李晨……李晨的笑温柔而带着嘲弄,扑在他的颈窝里,灼得他心房颤颤。然后,那人告诉他,好好搏一把啊……
邓超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余下的典礼的。但他一直留意着,李晨归位后,不过片刻功夫便又被形形色色的人围上了。那些人里有演员,有导演,也有赞助商。
李晨都端着酒杯,一一回敬了。他始终背对自己,灯光映在他身上,勾勒出他挺拔的身材。
邓超得承认,李晨获奖,实至名归。生得英俊只是其次,过硬的演技、谦恭的为人才是他战胜无数对手最终斩获影帝的完美后盾。
这个人实在太好了,世界上也绝对不会再有第二个李晨了。这么优秀的一个人,难怪自己会对他动心……
如今他终于等来了代表演艺界最高殊荣的影帝名号,自己这个当学弟的,似乎也没有不去祝贺的道理吧?
这么想着,邓超略作打理,剥开熙攘的人群,径直朝李晨走去。他的酒杯被紧紧地攥在手心里,杯中液体因摇晃而堪堪流转。

【超晨】莫逆(娱乐圈/半现实向/长/联文)【文案】

√与辰星 @silver辰星 联文
√校友,暗恋,1V1
√以虐始,以甜结,风风雨雨只待晚霞漫天
文案:
莫逆,莫逆,莫逆之交,是为莫逆。
时隔八年,颁奖礼上的惊鸿一瞥,道不尽的爱恋潜滋。
一为刚出炉的影帝,一为在台下始终微笑而热烈拍手的落选小生。
娱乐圈,没有硝烟的战场。
他们误会,他们扶持,他们惺惺相惜,他们热泪盈眶。好在,纵乱世浮华,他们本心依旧。
人常说,情义是在时光中消失殆尽。
但他们在心里建立起的那道厚厚的墙,坚固不催。墙里永远永远,只有一个人。

回去桂玄桂的怀抱
热cp啊…不敢碰了
云起天变色 走过太多战役 夜悄静狼在叫晚风喘息!!

给芒太《落日飞车》的一篇长(?)评

这几天有空,再看多遍了@芒太的《落日飞车》。不知道怎么说,这篇是我第一篇看芒太的文,也是我立马就关注了她的理由。

第一次看是在秋日,考试前的被窝里,急匆匆的看了一遍,那时就感觉,哎呀怎么这么好啊,简直形容不出来。


考完试回家又看了几遍,现在终于腾出空闲时间,就想着给我喜欢的作者一个长评。


不知道我理解正不正确,反正我一直以来表达能力和理解能力都不好。


马龙一开始是个很隐忍的人,他甚少,几乎吝啬于表达自己的情感。十年后的他并不想在人前,甚至是张继科面前露出自己柔软的那一面,就是犟着,但是却会经常静悄悄地自己去看望张继科的父母,心里对对方还是有眷恋的心思。重遇之后,这个人因为张继科,像冰山被破开一样,在其中流露了那么些温暖的意味来。这篇文不长,但是就是可以明明白白地看出这些变化,看到一个人在另一个人的心中的分量,如此轻易便可以为他改变。


接触到继科的很多都会写到,他会"飞"。就像背上的纹身一样,雄鹰一般翱翔。他不喜欢被拘束,渴望自由。就像墙纸大大文里的无脚鸟,又像芒太文中的那个坚韧不拔的人。他一言不发就去了很多没人找到的地方,离开了十年,只为他心中可以掌控的局势。


但这一次,不同。张继科依然希望去飞,但是他送给马龙一个飞机,说"有一天你也会飞的。"他希望在飞的时候有一个人,他认定的那个人会陪伴他。


张继科回来,依然是带着他一贯的特质,霸道,坚定,还带着一丢丢小心翼翼。签合同的附加款项,二十岁的生日礼物,哪怕丑得与众不同,也还是最喜欢的,不为什么,马龙送的。


"就凭你是马龙,而我是张继科。"


彼此对彼此赋予所有的信任,完全不担心对方会结婚生子,张继科用十年铺排了所有的路,等着对方。没有退路,只能向前。马龙很快就明白了,他们一直有着最好的默契。


我特别喜欢是同性婚姻法通过以后的一个片段,一对已过花甲的老人搀扶着登记注册结婚,说了一句"我俩的感情其实不需要这个,但是如果那天发生了意外,他起码还有其他的保障。"这种无条件的为对方付出实在是令我非常感动。感情到了非常深厚的时候,这种仪式只是锦上添花而已。后面马龙也说,"我们就是走个形式,就算没了这个形式,我们俩之间还是一样的。


因为身边也有同性恋的朋友,家人的反对对他们来说真的是一个特别大的难关,看到这篇文里马龙父母对儿子,真的已经够宽容了,毕竟中国传统社会,是吧,还是没那么容易接纳的。我父母还曾经说过如果我是同性恋的话要把我腿打断,因为他们觉得很恶心,幸好这么多年我跟他们解释也使他们的思想改变了。反正我觉得,你自己不是同性恋,那很正常,但是要赋予同性恋者应有的尊重。


大大穿插其中的温馨小片段,也令我非常感动。对于这篇文真是怎么说都说不出的好。


跟大大说我本来想杠长评的,因为没有时间【其实是懒。芒太回复我说她觉得自己写得不够好才没有长评,所以一时兴起就这么写了一篇。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


怎么会!怎么会写的不好!不要妄自菲薄!至少我特别喜欢你的文。特别喜欢你笔下的他们。